公司新闻

辽宁锦州三屯村霸横行,村民持续举报无人问津

辽宁锦州三屯村霸横行,村民持续举报无人问津

  锦州市太和区大薛乡三屯村民在2019年1月17日在天涯论坛发帖,实名举报村书记韩治兵主任关忠信等村官公开拉票贿选、贪污腐败等问题,举报的内容非常清晰,可是在等待了3个多月后,调查组给出了口头结论,不构成违法犯罪,村民对这个结果有诸多疑问。   一;三屯村这六年间上千万的巨额资金,在村民不知情下花没了,这些资金都花在哪了,是否应该认真查实,结果向全体村民公示。 让村民知情,因为全体村民才是三屯村集体资金的主人。

这么大的巨额资金支出,难道就只轻描淡写的归结为财务不公开吗、、哪个村官的贪腐不与金钱有关系,如果不认真彻底审查资金的去向就草率下结论,那么纪检监察部门的公信力是否大打折扣。

  二;纪检监察组调查出12项工程项目,其中只有两项是招投标,也就是说有10项工程没有招投标,这10项工程没有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审议通过,就是三屯村几个领导暗箱操作,工程费用支出他们说了算,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,然后由三屯村买单,也就是三屯村全体村民买单,这难道不违法吗,【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】,明确规定,农村实行村民自治,民主决策。 在三屯哪有民主可言,三屯还是村民自治吗,村民的集体资金成立村官的小金库,他们说怎么花就怎么花,这也不违法吗,如果不违法,那么就应该提请全国人大把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废除掉,让那些村官随意挥霍吧。

  三;虚报费用支出问题;如果不对三屯村现金账目认真仔细查实,怎么能审查出他们虚报谎报费用支出呢、、难道他们就愚蠢到把虚报谎报费用支出的明细一一列出,让你们去查吗、、一个小小行政村,就靠贱卖土地过日子,一年将近200万巨额费用支出,难道就不应该引起纪检监察部门的重视吗、、一辆轿车的加油费用超过5万正常吗,难道村干部是为了给三屯村创收在做网约出租吗、、三屯村冬季取暖实际也用不了40吨煤,可是他们却每年入账80一120吨煤,这个也正常吗、、如果齐立东不了解详情,他敢当着5位村民的面在太和区纪检监察顾主任办公室,说三屯村买农药每年实际花销40多万,而他们却入账60万吗、、这事小吗、、、、【注;齐立东三屯村委会委员、治保主任、负责农业农药采购也是他的负责范围】。 一个简单的垃圾池,不招标,实际费用每个也不超过3000元,可他们却到350里外的黑山去找工程队施工,每个入账10000元,总计16个,共计支出16万元,这也不违法,村民举报后,他们在找一个敢做虚假评估的评估单位,这个不可笑吗、、、如果按他们的逻辑到美国去请建筑工程公司,来建垃圾池,每个10000美金也合理呀。   四;韩治兵合作社实际就是一个空壳合作社,没有任何实质性经营合作,2010前成立的合作社,只有7户,可是2014年国家对够规模的合作社给发放20万的扶持资金,他得到消息后,就私下串通100户村民加入他的合作社,2014年底就顺利骗取了国家20万的扶持资金,给100户村民每户发放一袋化肥,每袋100元,共计10000元,其余的钱实际就是揣进了他自己的腰包,这难道就是国家对合作社投放扶持资金的初衷吗、、、这不就是典型的空壳合作社吗、、、  五;三屯村现有机动耕地500亩左右,是一年一包的,可是现在百分之八十左右被村党委委员郭岗以及韩治兵、关忠信的亲朋好友等几个人霸占,其中郭岗就霸占将近300亩,而且,这些耕地大部分都给签订了30年租赁承包合同。 三屯村北邻锦州高铁北站,土地升值空间巨大,如果被征占,那么就会获得巨额补偿。

所以他们才利用手中的权利不顾一切的疯狂霸占,这就是三屯村的现状,难道这不构成垄断集体资源吗、、  六;三屯村支付卢广忠的垃圾清运费用26万实属虚假费用支出,太和纪检结论是清理垃圾和土方费用,市调查组结论是郭岗修500米水泥路费用,两个纪检监察部门为什么得出不同的结论,应该彻底查清事实真相,给村民一个公信的结论。

【注;村委会委员齐立东也对此事进行过举报,】  七;2016年国家建美丽乡村项目,给三屯村拨款60万元,在两位班子会上郭岗把手一举说这活我干了,然后就通过,而且还顺利的在区相关部门办理了手续,这个工程实际就是在村路两侧村民家的墙面上刷刷乳胶漆,简单画个画,个别墙面不平的用水泥给平整一下,实际费用也不过20万元,纪检监察部门是不是应该到现场实地审查一下呢,国家投入到民生领域的资金有多少真正投入到位呢、、又有多少流入不该流入的个人腰包呢、、而且这还满足不了他们的贪欲,三屯村集体还要出资几十万,没有召开村民代表会审议通过,就敢挥霍集体资金几十万,纪检监察部门是否应该好好审计这笔资金真正去向,这也不违法吗、、、这事小吗、、三屯村实际被几个人操控,村集体资金就是他们的私人的金库,随意挥霍,难道就不应该认真查实吗、、扫黑除恶难道是喊喊口号而已吗、、2013年关忠信公开在全村买票贿选,规模之大,轰动一时,而且村民长时间举报,政府部门就是不能认定为贿选,村民真的无语了,【齐立东举报材料也包括了贿选】  八;三屯村在耕地上违建问题  1;三屯村梨园内的尚景庄园,实际就是彻头彻尾的违法建筑,房屋建筑面积在2000平米左右,村民没有任何利益,这个庄园实质是韩治兵等利益集团获取个人利益的工具,合同具体内容村民不知情【齐立东的举报材料也详细阐述了腐败内容】  2;郭岗非法把路一侧的好耕地10亩左右,垫上工地的渣土,然后在搞建筑,现已经建成600平米左右的主体,由于村民的举报暂时停工,由于他们掌握着权力,村民的举报显得苍白无力,在三屯村他们就是非法和权力的有机结合。   村干部合谋诈骗国家高铁专项资金  2016年6月,锦州市政府发布公告,在高铁沿线禁止抢栽抢建,在高铁所经过的地方画上线,途径三屯村农户梨园,而且也用布条做了明显标记,可是,他们却以郭岗的名义在高铁所经过的农户地里抢栽大量黄杨子树苗,而且到2018年被征占几乎没有几颗是活的树苗,2016年10月份开始,郭岗派村民金翠环带领10多个人抢栽了一个多月才完成,骗取国家专项资金上百万元,高铁经过的被抢栽树苗的农户也分得了百分之三十的回报,多大的胆子呀,如果不是合谋他们怎么能精准骗得巨额补偿。

村民也向有关部门进行过举报,也是不了了之。   齐立东用喇叭向全村广播,我贪污了20多万,书记比我贪的多  齐立东;三屯村委会委员,村治保主任,负责农业生产,也就是说他即是三屯村务知情者也是参与者。   2016年末的一天晚上,齐立东用广播喇叭向全村广播,他贪污了20多万,书记韩治兵比他贪的多,让村民去告发。

从这天起,齐力东也整理了40多条关于韩治兵、关忠信等贪污腐败、贿选等材料,持续一年半时间进行举报,而且带多人3次进京实名举报,同时也对自己在卖地过程中贪腐行为也如实举报。

在出让村集体土地中,关忠信给他2万元,并声称村班子成员人人有份,而且,齐立东在举报材料中详细阐述了时间地点等详细过程。 难道这都是假的吗,齐立东能诬陷自己吗、、也就是他投案自首也无人问津,让人费解。   网上举报实属无奈之举,村民长时间的举报,练就了村官贪腐的胆量越来越大,从举报贿选至今六年,他们不但不收敛反而更变本加厉,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应有的制裁,是贪腐事实不清还是村民传言的那样保护伞强大呢、、、【齐立东的举报材料也有将近20人的签名,这些签名人也是实际举报人,所以每人一份材料,这些材料将陆续发表】  举报人;吴宝柱,田忠学,司国光,吴三元;  电话;1514160277,18241638733,13516067876,13504166246。